为有源头活水来

[日期:2011-10-11 ]

    中山市人民医院是在整合了县卫生院、县平民医院、县保育善会和县与善堂以及县侨立公医院的基础上,不断发展壮大的。然而,香山地区的医疗卫生史,却可以追溯到明朝年间。明嘉靖的《香山县志》就有“……医学训科一员,掌医治官吏军民狱囚等疾病俱不支俸医生15名……”的记载;而清道光七年的香山县志也载有“郭定安医学训”的文字。这说明,在明清时期,香山县衙就设立了专门的医疗训科,具体负责管理卫生行政工作。

    那时,香山境内坐堂诊病的正牌中医师未见经传,社会上多为掌握一些治病验方的半农半医或半儒半医的人,靠自学、祖传及自采自用中草药等方法为患者服务,明永乐元年(1403年),程胜禄在县治西(今孙文西路)创办了医学训术班。明崇祯元年(1628年),香林庵(又名古香林寺)的慧庸住持开办门诊,施凉茶,设简易病床收治精神病人。香山人自古就有应用中草药治病的习惯。明嘉靖戊申年《香山县志》记载了多种中草药的名称与用途。清乾隆15年《香山县志》记载了可作药品的26种中草药。到了清道光7年和同治12年《香山县志》记载可治病的草本65种和木本14种。清光绪期间,香山有中医、草医约200人,分布在县城、小榄、黄圃、大岗、沙溪、斗门等人口较多的墟镇开业,县城墟日生草药档就有100多个,但总体的医疗水平还是颇为落后的。直到清末民国初,香山地区的中医队伍才形成一定的规模,孕育了一些名中医。当时公开执业者已达260人左右,中草药店也有20多间。 这些人的成长历程, 除了从师以外,还有部分是通过留洋或在国内其他城市接受规范的医学教育等方式而成为香山名医的。

    回顾香山医史,我们不难看出,香山地区医疗机构的创立与发展,有赖于各界热心人士,特别是港澳同胞和商会的热心资助。在他们的倡导和组织下,逐渐出现了以民间劝募和华侨捐助为主要经济来源的慈善机构。这些机构称为善会或医局,从事诊病或赠医、赠药、接生保育和施棺善终等活动。随着时代的变迁,虽然这些机构大都被改编或撤销,但在缺医少药的年代,却犹如一颗颗闪烁的慈善之星,燃点起香山大地的博爱之光。“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正是这源源不断的活水,才使各式医疗机构才得以在香山大地生根萌芽,渐成气候。

    1842年,香山知县吴文照创立了育婴堂,选址在石岐怀德里也就是如今孙文西路中山百货。据《香山县志》续篇记载:“光绪33年冬,邑人闵产法之不良,创立斯会,聘女医生2人以西法接生。宣统元年(1909年)复由会员议决,又赖澳洲南洋各埠华侨赞助27500元将育婴堂改建为保育会所,合办保产、育婴两事”。1921年改称香山保育善会。1950年3月16日编入县人民医院,成为其产科留医部。香山与善堂也是在1842~1843年间,由李鸾仪带头捐资建立,后由陈玉壶、何斌襄、杨爱楼、李涤凡、刘显廷、陈梦廷始创一文钱会,复由李紫庭、郑馥泉等协襄善举,分别募捐购置资产予以完善。一直给贫病孤寡者赠医施药,赠种洋痘,施茶,收敛路毙尸骸等。其位置就在孙文中路置禾超市对面,并入县人民医院时作为其门诊部的一部分。中山县平民医院的前身是1900年在悦来上街创建的爱惠善堂。当时由萧阆潮、梁碧珊、陈凤珍、杨秀珍等人发起,黄仙裴、王广昌、缪帆等人响应而组建的,随后改称爱惠医院。1948年才扩建为平民医院,后成为县人民医院的留医部。这些就是市人民医院可以追溯到的早期的源流,如果从那时候算起,人民医院的就是有着逾百年历史的老院了。事实上,孙中山先生学医的中山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其历史就是如此往上追溯到1835年11月,美国传教士伯驾先生在广州十三行创建的“眼科医局”的,1859年,该院在一度停办后以“博济医院”的名称在珠江边复办。1935年11月2日,由孙中山长子孙科博士主持,隆重纪念博济医院成立100周年,成立了“岭南大学孙逸仙博士纪念医学院”,并为“孙逸仙博士开始学医及革命运动策源地”纪念碑揭幕。1835年也被新中国成立后组建的中山医学院定为建校年,只是将日期定为孙中山先生诞辰的11月12日。1985年11月12日,中山医学院隆重举行了建院150周年并更名为中山医科大学的庆典,邓小平同志为此盛事亲笔题写了 “中山医科大学”六个金光闪闪的校名。

    在中山地区早期众多的医疗机构中,值得浓墨一书的是中山县侨立中山公医院。该医院由原籍中山大涌的美国华侨萧梅尘女士奔走8年,发动海外华侨捐资而建成的。该院的筹备工作可追溯到1916年,原籍大涌的美国三藩市加省大学医疗系学生萧江河提议在家乡兴建侨立中山公医院,本打算学成归国救死扶伤,可惜在毕业那年因车祸身亡。其姐萧梅尘决意完成弟弟未竟的事业,在叔父萧桂荣的协助下,于1924年在美国成立了“建设中山县侨立中山公医院筹款处”。经过奔走募捐,得款30万元,即携带回家乡准备建院。当初在选址时也颇费一番周折,孙文中路附近有一座香火极其旺盛的龙母庙,当时人们患病时大都习惯在龙母庙上香祈求康复,很少有人想到看医生。萧悔尘一心想救死扶伤,不忍心看到乡亲为病痛、迷信所折磨,毅然将侨立中山公医院开设在龙母庙附近。另一原因就是当时主要交通渠道为水道,将医院设立在水关街的水道旁,可方便郊区市民前来看病。在孙文中路觅得原清朝协镇衙署后,萧女士嫌面积不足。得到时任县长的唐绍仪鼎立支持,说服唐家父老,将邻近属唐家子弟就读的“厚光书室”以半价让出。又蒙萧瀛洲后人支持,自愿割让邻近水关街的“兰陵别墅”,使院址得以扩大。后又收取捐款10万元,合计40万元,用2年时间完成基建。

    侨立中山公医院落成后,立即成为孙文路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狭长的西式窗户几乎成为外墙主体,横竖隔成矩形窗纹,最大程度保证医院内的通风和采光,大门正上方那些矩形、半圆形状的窗户,令西洋味道呼之欲出。楼顶屋檐下方的四条壁柱上,有四个造型相同、让人琢磨不透的浮雕,远远望去像一支点燃的蜡烛,预示着照亮生命之光。在浮雕上面,则是中国味十足的“万字福”。

    医院开办之初,设院长1人,男女医师、药剂、看护长、护士和会计各1人,看护生7人,男女工8人。当时面临的最大难题就是如何让百姓接受现代医学。随着侨立中山公医院治愈顽疾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地传开了,老百姓开始接受现代医学,到侨立中山公医院看病的人渐渐多了起来。随着侨立中山公医院的名气越来越大,旁边龙母庙的香火日渐寡淡,最后因为种种原因便不复存在了。尽管在侨立中山公医院看病只收取成本,但仍有不少百姓看不起病,医院经常只象征性收取一点费用,甚至全免,这些都备受当时的老百姓所褒扬。

侨立中山公医院旧址(今中山博物馆)

    抗战之初,萧悔尘女士就发动学生参加抗日救国活动,组织宣传队,发动募捐,还抽调侨立医院的医生和护士组织救护队待命出发。正是侨立医院素有抗日救国的传统,日寇一进中山,即把该医院作为血洗的目标,不少伤兵、医务人员乃至留医的平民百姓都成了刺刀和枪弹下的亡魂。

    1948年,曾发生了一起侨立医院的拒医风波,引发了社会舆论的抨击。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当年6月,顺德男子杨祖因身患重病而工作无着落,从石岐镇琼芳酒楼跳楼自尽摔成重伤,被送至侨立医院救治。院方以只有先缴费才能救人为由而将其拒之门外,致使他只能辗转他处医治。最后有一位华侨伸出援手为其负担全部医药费,才得以及时救治。该事经《建中》半月刊系列追踪报道后,市民对此深表愤慨。认为“侨立医院本是旅外邑侨捐资创办的,其目的当然是减轻病人的痛苦,而今天无钱给付药费的人竟遭拒于医院门外,就未免丧失了创办之意义,丧失了医生的道德。”市民由此纷纷要求改组侨立医院,“特函县参会转县府饬令交出,重新改组,使之真正为贫苦民众服务”。但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所谓的“真正为贫苦民众服务”,只能是一个美好的愿望。

    也就在这个时节,在河北一个名叫西柏坡的小村庄里,中共中央召开了自撤出延安之后首次参加人数最多的政治局会议。毛泽东在会上明确提出,我们要建立的是一个无产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国家。一个崭新的、真正为广大劳苦大众服务的政权即将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