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喝酒,就脸红。还能愉快地喝酒吗?

[日期:2017-01-25   作者:岑川   科室:消化内科 ]

  喝酒上头(上脸)很常见,而且有一定的遗传因素。我是这样,我爸是这样,很多中国人都是这样à 一喝酒,就脸红。

  去到美国、德国以后,你会惊奇地发现似乎只有黄种人才会这样,白人、黑人很少有喝酒脸红的,因此喝酒脸红在美国叫做“亚种红脸症”(Asian Flush)。难道只是因为肤色的问题?白人、黑人,喝酒达人,宁有种乎?

  所以,问题来了:

  1、为什么喝酒会脸红?

  2、喝酒脸红的人,酒量到底如何?是能喝还是不能喝?

  3、喝酒上脸(上头)的人更容易得肝癌嚒?

为什么喝酒会脸红?

  首先,我们先要了解酒精(乙醇)进入人体后发生了什么,也就是说身体是如何解酒的。

  这个过程其实很简单,只有两步:

  第一步,乙醇脱氢酶(ADH)把乙醇(酒精)转变为 乙醛。

  第二步,乙醛脱氢酶(ALDH)把乙醛转变为 乙酸。   (完。就是这么任性。)

  每个人喝酒后反应不同,就是因为酒精进入人体后分解速度的不同,导致乙醇、乙醛、乙酸在体内积累量的不同。

  乙醇就是酒精,喝酒会“爽”的原因,是因为它能麻痹神经,能让人不明自high,导致错觉,喝醉是因为它,酒精上瘾也是因为它,查酒驾坐牢扣12分开除公职也还是因为它。

  乙醛,才是毒害身体的罪魁祸首啊,是“喝酒有害健康”的直接原因。乙醛是致癌物,对许多器官都有毒性。同时,乙醛能舒张血管,导致脸红,所以乙醛才是导致喝酒上脸的真正原因。

  乙酸最安全了,没啥毒副作用,因为它就是传说中的“醋”。

喝酒脸红的人酒量不行?

  坊间传言,喝酒脸红的人分解酒精的能力太弱,其实恰恰相反,喝酒脸红的主要原因是分解“酒精”(乙醇)的能力比较强!

  但我们刚才已经说了,主要问题不在于分解酒精(乙醇),而且分解酒精后发生的事情。

  像我这类喝酒脸红的人,不是因为体内酒精太多,而且乙醛太多啦!

  为啥乙醛含量高?因为我们体内乙醇脱氢酶(ADH)比普通人强,而乙醛脱氢酶(ALDH)比普通人弱。(绕晕了没有?)

  这真是一个杯具的基因组合:ADH强,导致酒精被迅速分解为乙醛。ALDH弱,导致乙醛无法被分解为乙酸,而在体内堆积,导致脸红和各种不爽。

  说白了,喝酒上脸就是乙醛中毒。

  如下图所示:

 

  普通人喝酒后,乙醇分解为乙醛,再分解为乙酸,节奏感比较好,因此乙醇和乙醛含量都不至于积累得太高。而很多中国人,前一步很强,后一步很弱,因此在乙醛那里形成了瓶颈,于是悲剧就发生了。

  也就是说,喝酒脸红,不是因为解“酒精”能力弱,而是因为解“乙醛”能力弱。

  由于ADHALDH基因强弱有各种组合,处理普通人和喝酒脸红的,还有其他人群:

  一杯倒(ADH弱,ALDH正常)

  这种人一喝酒就会酒精大量积累,很容易醉,也很容易high,喝点酒就载歌载舞发疯的就是这帮家伙。

  嗜酒分子(酒鬼)(ADH正常,ALDH强)

  这种人喝酒不上脸,乙醛不累积,也不容易喝醉,可以欢饮达旦。但也容易过量饮酒,持续不断享受酒精带来的快感。这群人最容易形成酒瘾,也最容易酒精中毒。

  欧美白人和中国北方某些少数民族有很多属于这一类,欧美白人嗜酒比例显著高于其他族裔的人类。

  真酒神(ADH强,ALDH强)

  酒鬼中的战斗机,人中龙凤,领导出去喝酒应酬必带的小伙伴。他们体内处理酒精的整个通路都很强,酒进去,醋出来,不脸红,也不难受(不准上厕所的除外)。

  有没有基因检测的办法能判断真酒神?这个可以有!看是否边喝酒边冒汗!

  酒精分解形成乙酸(醋)并非最终代谢产物,它还会进入我们的三羧酸循环,被进一步代谢。因此,大量乙酸的产生往往伴随有全身冒汗,开空调也没用。如果你在饭局上遇到喝酒不脸红,而且疯狂出汗的人,多半遇到酒神了!各位亲,小心点啊!

  喝酒脸红是进化优势吗?

  从上面的分析不难看出,喝酒脸红的人显然比普通人更不能喝酒,如果酗酒,也会更容易得肝癌。喝酒上脸说白了就是乙醛中毒,而乙醛是公认的致癌物。这类人,如果长期饮酒,得癌症的概率是不脸红的人的10倍。

  因此,像我和我爸一样,喝酒上脸的人,毫无疑问应该尽量避免饮酒,因为我们真的弱爆了,喝酒就等于慢性自杀。

  那么,为啥唯独咱们中国人会进化出这种看似弱爆了的基因组合呢?因为喝酒上脸是进化优势!(至少曾经是吧)WHY??

  喝酒脸红容易中毒或得癌症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喝等量的酒精!

  但实际情况是,多数喝酒容易脸红的人,天生就不嗜酒!因为,酒精的积累量少,享受不聊酒精带来的快感,而乙醛积累很快,不仅导致脸红,而且全身发红、瘙痒,各种不舒服。对于我们而言,喝酒往往只是出于礼节,常常一瓶啤酒可以喝一个晚上。喝酒脸红的人,如果自愿选择,饮酒量一般会大大低于普通人和各路酒鬼、酒神(国内的劝酒文化除外)。

  正因如此,现实生活中,喝酒上脸的人得食道癌的概率要显著低于喝酒不上脸的人。国外的研究也发现,美国的亚裔不容易嗜酒,产生酒精依赖或死于酒精中毒的人远远少于其他人种,而看起来最能喝的白人,酒精成瘾问题最严重,酒精性肝硬化、胰腺炎的比例最高。

  国外有一个著名的帮助戒酒的药物,叫做安塔布斯(Disulfiram),它实际上就是一个乙醛脱氢酶(ALDH)抑制剂,使用它会人为地导致乙醛的堆积,产生“红脸效应”,让嗜酒的人感到非常不爽,从而抑制对酒精的依赖。

  酒精,和烟草(尼古丁)、黄曲霉素、亚硝胺一道,已经被世界卫生组织(WTO)列入致癌物。

  所以说,喝酒脸红其实是大部分中国(亚洲)人进化中产生的强大保护机制,它让我们这个人群自带“戒酒基因”,排斥酒精,厌恶酒精,不容易产生酒精依赖,从而能更好地上学、上班(干活)、谈恋爱、生二胎、写科普、过春节,再次祝贺大家(可不要贪杯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