铿锵玫瑰

[日期:2017-09-01   作者:刘觅   科室:综合科 ]

  台风天,下夜班,没有丝毫睡意,我只想用文字记录下此刻的感动!

  天鸽刚过去两三天,帕卡又来了,狂风大作的这个早晨,我刚好值夜班,站在窗边看着雨水从关着的窗子缝隙里灌进来,从嘀嗒嘀嗒到犹如泉涌,没多久,窗边的地上已经一摊雨水,这情景和三天前有点像,所以不慌不忙的拿了破旧的被服堵在了缝隙处,心里琢磨着,这个时间来台风,恐怕凌乱了……

  六点半钟,搞卫生的梅姐准时出现了,她照常和我问了早安,风轻云淡的说今天的雨比上次大,但是风没有上次大,然后默默的开始了她的日常工作。眼见着风又大了一些,七点刚过,小碗鱼出现在了更衣室,我一脸诧异,怎么这么早?“我老公夜班还没下班,我怕等下又停公交、停的士,所以趁着还没停运,赶紧先出门。”她有点激动的说。是的,就是几天前,天鸽登陆的那天,这个悲催的姐姐上中班,他老公(也是我们医院的同事)上早班把车开了出来,到她上班的时间她老公还没下班,可是那天中午开始全市所有交通工具都停运了,她提前一个小时从家里出门,只在路边找到了一辆共享单车,单车踩到一半,路被连根拔起的老树全部堵的水泄不通,所以她果断的放弃了单车,步行来到单位接班(她家住在西区)!这段经历现在听起来很精彩,但是鬼知道她那天经历了什么!我突然有点小感动,我们虽然只是普通的护士,但是对待工作的执着可能常人无法理解!风雨愈发的大了,七点三十分护士长施姐姐和虹姐姐在群里通知:所有人不要外出,白班可等台风过后才来接班,卡班和二线负责接夜班,夜班的妹纸乖乖在值班房休息!今天上白班的微胖界的艳姐紧接着在群里发来视频,自我嘲讽的说:“我这个吨位的开车在路上都感觉车是飘的,所以妹纸们千万别出门,尤其是大肚婆”,我知道这个帕卡看来又是来头不小的,刚想在群里回复说可以继续上白班,就听见电脑班的姐姐和直落班的柳柳踏进了科室的大门,两个人十分激动的讨论着外面的风雨交加,我立马跑到走廊,一个拿着伞已经淋湿了衣服,另一个穿着雨衣的大肚婆鞋子也是泡了水的,我说:“已经通知不用急着来接班了,还这么拼”!凤姐半带调侃的说:“我六点就被老公(警察)给叫醒了,他说这种天气不早点出发肯定迟到,我还没睡够呢”!一旁的柳柳挺着肚子脱下红雨衣“没事,我有雨衣,我老公今天也有空送我来上班,刚好小浪漫一回!”我顿时有点小兴奋,这些家属都被调教的不错嘛!风雨依然没有停歇的迹象,七点五十分,最后一位直落班的大肚婆娟妞也准时到岗了,小小的身躯挺着近九个月的肚子,穿着拖鞋撑着伞,听到声音时正在和护长通电话“虹姐,没事,我已经到单位了,我老公送我来的!”此时,群里面,几层楼的姐妹都说已全部到岗了!二线秋云姐还在医院餐厅叫了丰盛的早餐,就怕妹子们在到处停业的早晨饿肚子,施姐姐一直自责说没有预见风险意识,应该提前通知大家,想想都后怕,其实很多姐妹一早就接到了虹姐姐打来的电话,但还是义无反顾的出了门,因为大家都知道即使全市三停,但医院不会停,而且会更加的忙碌,更加的争分夺秒!

  我们穿上洁白的工衣,被人唤做白衣天使,天使都是长着翅膀自带光环手里拿着魔法棒的,所以我们都始终坚持着那个最初的自己,在任何情况下,在任何时间里,我们永远是停不下来的那个,我们永远是不能停下来的那个!

——写于帕卡来临的下夜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