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游记

[日期:2018-02-22   作者:余桂龙   科室:放疗一二区 ]
 

  基于对冥想静心的好奇,很想涉足印度,此念头一出,各方反对声音很多,犹豫再三,下定决心单飞,不曾想真下定决心了,最困难的那部分反倒消失了。

  七点半广州莲花港码头集合,八点多坐船去香港机场,下船过关入境,两站地铁到候机楼,行李托运,等候十二点半的飞机去德里。赶着吃了最后一碗味千面,120港币,惊讶于机场收银人员的好口语,走进机舱,满眼的印度脸很是有冲击力,开始清晰这不是闹着玩了,印度空姐空少特好看。

  六小时飞机后,过关检查,按要求留下指印,welcome  to  India!走出德里机场,积水的沟哇,稀疏的草木,懒散的军人,有点荒凉感,这是第一印象,此时是印度时间下午四点多(比中国早两个小时左右),金盏菊花环带上脖子那刻,印度贴地之行就此开始啦。

  一路所见,狭窄的街道,破旧的房屋,简陋的商店,七八十年的既视感,小县城的发展水平,让人清醒的认识印度的现状,也在心里为之后的吃住打好预防针,反而一切都顺利了~

  晚餐是中国菜,坐在一个装修不错的西餐厅内,周围都是说中国话的人,让人觉得有点可惜,吃完下楼看街边一些小食店飘香,三五之人就着一小盘菜手抓饭吃的特香,十年前鄱阳县街头的景象,很想尝尝,但是没胆,夜宿五星酒店,卫生可以,只是拉上窗帘会忘却身处何地。偶尔开开窗看看街头的印语广告门口黑人门卫方有点意思。

  第二天自助早餐,七点半大巴去阿格拉,大雾迷蒙。首站是阿格拉古堡,又名红堡,是莫卧儿王朝第三位帝王阿克巴大帝花费十年心血建起的极其奢华的宫殿,共住过三位帝王阿克巴、贾汉吉尔、沙贾汗。这里有雄才伟略,浪漫爱情也有和中国帝王家相同的谋权篡位、父子背叛和兄弟残杀。贾汉吉尔多次密谋谋反均得到父亲的原谅,即位五个月后又被儿子反叛并亲自征讨后刺瞎儿子双眼将其囚禁,倒霉的王子后获释又被弟弟沙贾汗毒害,沙贾汗晚年则被儿子奥朗则布篡位后囚禁于此度过了人生最后九年,和他日日相守的是一条河之隔的泰姬陵。

  午饭后参观泰姬陵,为着那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泰姬陵当仁不让成为印度游必去的景点。穿过一道红砂石大门,远远的瞭望那座美丽洁白的尤物,一切话语都显得多余,此时我只想一个人一句话不说静静地围着她转,内心溢满爱和感动。“印度脸颊上一颗永恒的泪珠”泰戈尔如是说。

  或许是国穷民弱文物只能退居其次,举世闻名的泰姬陵周遭是如此的凌乱破旧,如果是自助游,很让人怀疑这破旧街道里是否藏有泰姬陵,直到进入大门我都不敢相信。

  另一处与泰姬陵齐名的八世纪修建的月亮水井,更是漠然的落在一处非常贫瘠的小乡村,村名们对此的淡漠比起中国农家自用的水井尚且不如,旁边是同一世纪的被损坏的印度教寺庙遗迹,精美的雕刻随意的散在水井边的甬道上,水井旁遗迹上到处是成群的鸽子在休憩,如果能拿点啥的话,真想抱一块石头回家`````

  月亮水井位于印度西部拉贾斯坦邦艾芭奈丽村,被称为“地下金字塔”,以倒三角的方式建立,共13层深30米,由3500个狭窄对称的石阶构成,是当时的印度王为保存珍贵的雨水而修建的(现看井水泛绿,杂物很多,已不能饮用),旁边几百米处是曾经雕刻精美、无比辉煌的庙宇,不难想象当时此地人潮涌动,繁荣辉煌。

  印度是世界上受宗教影响最深的国家之一,各种教派五花八门,主要是印度教(超过八成)和伊斯兰教,还有一个印象较深的锡克教,蓄发留须,包裹头帕。遗憾的是没有看到耆那教(裸体派和白衣派)。极盛的莫卧儿王朝以伊斯兰教为国教,(现今大热的阿米尔汗也是伊斯兰教,但是他的妻子是印度教,坊间流传是因为对事业有利,嘿嘿)

  印度教等级森严,将人分为四个种姓:婆罗门、刹帝利、吠舍,首陀罗,传说原人(我们的盘古)死后,他的嘴成了婆罗门,等级最高最神圣,从事宗教祭祀;双手成了刹帝利,国王、将军、武士统治阶层属于这一级别;双腿成了吠舍,一般平民,商业农耕畜牧业属于此类;双脚成了首陀罗,没有人生自由的奴仆,提供各种服务。还有一种是贱民(达利特),排在四个种姓之后,是罪犯、俘虏及跨种姓婚姻者及其之后代。各等级之间,高低之分贵贱之别巨大,造就了富者更富,穷者更穷,妇女地位低下等一系列社会问题。

  印度教三大主神:梵天、湿婆、毗湿奴,每个神变化万千,老婆儿子也很多,所以印度教的神几万个,他们的坐骑、喜欢的动物都是大家敬仰的神,神牛自不必多说,猴子、鸽子、老鼠都是神,所以在印度经常见它们自由自在大事活跃在城市中央。

  “粉红之城”斋普尔,是拉贾斯坦邦首府,对她印象最好的是城市道路规划,这是印度金三角唯一有道路绿化意识的城市,虽不及中山兴中道,到也有那么点意思。(整个见解或许与所走行程有关),琥珀堡位于城郊的一座小山上,远望有点像中国的长城,是印度古代藩王的都成,受莫卧儿王朝影响,建筑风格很相似。有别于中国历来皇室建筑依赖于木材,这边看到的绝大多都是纯石材的,大理石、红砂岩,各种宝石,极尽能工巧匠,非常精美,异常奢华,1592年的设计、用色放在今天也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惊叹古人的智慧和眼光。最喜欢呆一角落,远眺群山环绕,近看象群披红着色摇着铃铛稳稳踏进前世的繁华梦。

  1876年,为迎接英国威尔斯王子爱德华七世,斋普尔王公下令将城中所有面街的一面漆成粉红色,另王子啧啧称奇,念念不忘。

  斋普尔有着良好的城市规划得益于三百年前那位天才王公萨瓦伊‘杰伊‘辛格二世,作为莫卧儿第六代君王奥朗则布的重要庭臣,他不仅是伟大的政治家武士梵文学者,更是伟大的天文学家及建筑师。世界上最大的日晷就保存在斋普尔古天文台,石刻的时钟依据日照光影定时与现在的时间几乎无差,十二星座建筑朝着各自星宿,非常准确,是一座现在依然能被天文学家所使用的天文台,惊异于古老的印度智慧!

  1月26日是印度共和日,很多家庭外出游玩,中央博物馆,水之宫殿,风之宫殿,莲花庙都很多游人,无论贫富均自由自在的晒太阳,印度门、甘地陵园因为国事而关闭,不能近观。德里的各国使馆很是漂亮,街道也很干净整洁,只是夜已深,看不很真切。此次游玩还观看了泰姬陵歌舞,餐厅歌舞秀,近距离感受了印度歌舞的强大魅力。

  印度,有的人去了一次就再也不想去了,有的却因一次邂逅,魅惑终生,我想我属于后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