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戌年的第一个病人和第一封感谢信

[日期:2018-03-09   作者:何奋军   科室:口腔颌面外科 ]
 

  2018年3月3日是新年开学以后的第一个周末,像其他的周末一样,我从早上八点一直忙到下午五点钟,刚闲下来喝口水,护士叫我:有病人找。

  一眼就认出了这对父女,依从性非常好,即使拔牙以后反复出血,还是对医生非常信任,今天是来拆线的。其实当时我心里很没底:该做的检查都做了,该处理的也都处理了,万一这次拆完线再出血,该怎么办?

  事情很顺利,线很快拆完了,保险起见,我让她观察半小时再离开。

  半小时后,检查没有再出血,我松了一口气,对他们说:很好,回家吧。小姑娘面带羞涩的说:医生,我写了一封感谢信。谢谢,真的十分感谢!

  于是,有了下面的图片。

  看完这封信,我的眼睛竟有些湿润,渐渐回想起来这件事情。

  小莉是年前就诊的,当时也是她爸爸带着她,想拔智齿,但是看得出来,很紧张。当时她正好是生理期,不能进行操作,而且在读高三,课业压力非常大。得知这些情况以后,我就主动把联系方式给了她家长,可以方便联系,这样或许能缓减一些她得紧张,或许能尽量减少对学业的影响。

  2月20号,我春节后第一天上班。小莉如约来拔牙,过程很顺利。两天后,她父亲给我发信息:晚上突然出血了。我一边安抚她得情绪,一边指导她处理。通过沟通,我估计患者出血不多,建议她第二天复诊。

  2月23号,病人准时复诊,处理后观察,没有问题,回家,似乎一切都顺利。但是,就在当天晚上十一点多,又开始在同样的地方出血,可能是担心打扰到我,直接去了急诊。

  第二天早上交班的时候,我的同事和我说了这个情况。

  整整一天,我都在反思:病人拔了上下两颗智慧牙,下面的创伤大,上面的创伤小,如果要出血,也应该是下面的伤口,而现在为什么会上面的伤口反复出血?在反复思考以后,渐渐地,有了一点头绪。而晚上8点多的时候,家长又给我发来了信息:又开始出血了。那天是24号,周五,周末我连休两天。收到信息的时候,我想让病人周一上班的时候过来,她父亲也是这个意思。可是,已经连续出血4天了,这种慢性的出血同样很危险。考虑了一下,我又给她父亲发信息:马上到急诊吧,我一会儿过去。

来到急诊已经晚上11点,马上进行了抽血化验,急诊的小何护士看到问我:军哥,你值班吗?我摇了摇头。“是你亲戚啊?”我又摇了摇头。

  在等抽血结果的时候,我把病人带到口腔科门诊处理,并且叫了当天值班的梁医生帮忙。梁医生问我:不是第一次大晚上跑过来处理病人了吧?我说:我的病人只有我最清楚她的情况,别的医生处理我不放心,在家也睡不着。其实那个时候,我心里特别没底:如果这次处理完还出血,该怎么办?

  处理完已经是凌晨12点半多,抽血化验没问题。出血的原因基本确定,患者连续几天不再出血。一周后拆线的时候,就发生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

  这一个病人带给我很多的思考,也让我想起了下面这一幅很经典的照片:这是一张百年前的照片,右侧是梅滕更医师,1881年至1926年广济医院的院长;彬彬有礼的鞠躬的小患者是他的病人;这张医患互相鞠躬的照片,被称作医患关系的典范。

  虽然,身边的医患关系日益严峻,但我相信:如果所有的病人都好好的做一个病人,所有的医生也都好好的做一个医生,那么,这张照片的一幕会越来越多的发生。

  因为,希望常在,感动就常住。

  (另:3月4号下午,小莉添加了我的微信,备注是:你亲爱的病人决定学医了!我想对她说:同学,常怀感恩之心,就不会惧怕这条路上的风险和艰辛!)